<table id="ejepj"><address id="ejepj"></address></table>
    <table id="ejepj"></table>
  • <listing id="ejepj"></listing>
    1. <tt id="ejepj"><mark id="ejepj"></mark></tt>

          遵時養晦網

          就把行李放在美發店里

          女子染發不結賬稱自己是女染大網紅”的事情(發生在河南漯河一美發店)觸發輿論批罵。事情的結賬己來龍去脈是:女子染發后自稱有事找朋友,就把行李放在美發店里,稱自說回頭過來結賬,網紅并且還強調自己是女染個大網紅,一天掙好幾千塊錢。結賬己可吊詭的稱自是,女子第二天才來拿行李,網紅美發師提醒讓她結賬,女染卻說自己沒有錢,結賬己最后女子打了好幾個電話,稱自才有一個小伙子過來結賬。網紅只是女染這還不算完,后來這個女子竟然發視頻吐槽美發店限制她人身自由。結賬己


          到此為止,稱自我們就能理解為何美發師會公開怒懟這位女子了。因為她不僅耍賴,還反咬一口。真所謂蠢壞占盡,怎能不讓人感到憤懣呢?不過一定程度上,“女子染發不結賬稱自己是大網紅”這屬于媒體敘事層面的事理邏輯,而非是真正的事理邏輯。


          之所以如此強調,并不在于女子是不是耍賴,而是我們需要基于最終的結果,重新梳理女子的耍賴邏輯。因為整體上看待這件事情,我們會發現女子染發時跟美發師言明自己是大網紅,強調自己一天掙好幾千塊錢,大概是想取得美發師的信任,甚至是希望美發師當時就說出“染發的錢不用給了”。


          然而當事情沒有順著這個理路達成時,女子只好轉入另一理路,想借助拖延試探美發師,可問題是,美發師不吃她這套,那么女子的算盤自然就沒法繼續打下去了。坦率地講,女子的算盤并不高明,但是其中卻隱藏著一種根深蒂固的世俗邏輯:“從慕強到媚強”。


          當然在“女子染發不結賬稱自己是大網紅”的事情中,女子把“從慕強到媚強”的邏輯反向運用了。簡言之,女子以為亮出大網紅的名號可以蠱惑美發師,以此達到不用結賬的目的。因為在世俗中,依靠名號充當貨幣的人是大有人在的。從某種意義上而言,倒不是拿名號當貨幣的人沒有底線,而是拿名號當貨幣本身是一種世俗合謀。


          也就是有人為了攀附名號會主動獻媚,而有名號的人如果深諳其中之意,便會理所當然的認為拿名號當貨幣是一種常理??蓡栴}是,這種合謀想要達成,必須雙方都認可彼此才行,否則很容易“翻車”的。


          尤其像“女子染發不結賬稱自己是大網紅”的事情,最根本的問題在于“車”是假的,所以不“翻”才怪。循此有人強調網紅沒底線,顯然是在打亂棍。毫不夸張地講,網紅這個名頭已經被濫用到極致,粉絲多的博主叫網紅,粉絲少的博主也叫網紅,甚至發展到現在,只要是出現在視頻里的人,都會被叫網紅。


          從這個層面上看,也就能理解為何女子會拿大網紅來唬美發師了。畢竟當網紅通脹到沒什么實際價值時,也只好加個前綴來唬人了。當然在這個事情上,我們透過風評也能看到,無論是真網紅還是偽網紅,在大眾視野里終歸是“下九流”,尤其是靠賣弄顏值和腰肢的“女網紅們”,很多是線上“攬客”線下“待客”,并且這樣的事情不時地冒出來。


          所以對于“女子染發不結賬稱自己是大網紅”觸發的輿論批罵來講。一方面在于對女子的直接棒打;另一方面其實是對網紅群體的某種厭惡。如果說直接棒打屬于一事一罵,那么對網紅群體的厭惡顯然就屬于社會性厭惡,它既是特定時期的文化現象,也是特定時期無法回避的社會問題。


          不過令人欣慰的是,伴隨著越來越多的人不再信奉所謂的“從慕強到媚強”的世俗邏輯。那么意味著類似“女子染發不結賬稱自己是大網紅”的事情便會成為市井笑話,不僅事情會被戳成篩子,事中人的脊梁骨也會被戳斷。


          (責任編輯:

          標簽:

            猜你喜歡
            黄色一极片美国
            <table id="ejepj"><address id="ejepj"></address></table>
            <table id="ejepj"></table>
          • <listing id="ejepj"></listing>
            1. <tt id="ejepj"><mark id="ejepj"></mark></tt>